汕头开埠赋

黄赞发

回归线上,南海滨皋,有山翼翼,有海滔滔;三江汇聚,百贾结茅。此汕头形概,向为岭东门户,商贸强豪。

汕头别称鮀岛。鮀者,小鲨鱼也。游鱼烟渚,清漪平潮。何谓汕头?海中沙脊,积渐澄淘;山钟海毓,水远天高。嘉靖称之沙汕,浑然浪里逸遨;康熙名诸炮墩,光昭海汛龙旄。

斯南粤之要冲兮,金汤固塞,商旅有恒;品东南之半壁兮,伟人振笔,口岸蜚声。奈晚清积弱,忧祸丛生;痛列强逞威,烽火惊霆。君不见,京师协约,五口权倾;津门续逼,潮郡系名。潮之口岸,无乃鮀城。咸丰俞先,美国先登。英法接踵,强盗分羹。

观夫潮海关既设,多国领事馆续成。洋行棋布,银局日增;教堂处处,行铺营营;学堂医院,水起风生。未几而小农经济解体,工交电讯迭兴:骑楼逵路,厂场纷呈;码头车站,货栈纵横;樯帆蔽日,津港通溟。一地繁华肇始,百年商埠誉腾。为有楼船万国,得融寰宇文明。

盖西风之东渐兮,知过化以取精;惟文华之着意兮,看云蔚而霞蒸。百五周年开埠史,大潮涨落在金平。沧桑萦梦,立馆溯情。涛声浩浩,海日盈盈。再上潮头踏浪,雄开万里新程。